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 第1248章 白眼狼本狼
    ——按理說,以委托者幾十年的閱歷和經驗,面對一個如此蠻橫不講理的小鬼,就算是對方資質再好,但心性不純,不能為自己所用,定然不會強行帶上宗門。

    但現實是委托者不僅把這小鬼留在宗門,甚至還莫名其妙很欣賞小鬼的“天真率性”……

    敢情委托者也是在不知不覺中,中了穿越者光環的毒了。

    至于君若,這小姑娘也是個不得了的。

    剛才芩谷拍擊出去時,枳對付鐘浩天和那固化系統了,而小Z則處理這小姑娘。

    原來對方身上竟牽出無數的因果。

    因果簡單來說就是:你拿了別人的東西或者別人拿了你的東西沒還。

    芩谷在本體世界就不喜歡“欠人情”,成為任務者后就更是注重因果,與小時空里的人越少因果,對她的靈魂的牽扯就越小,自己的靈魂在天道平臺就越獨立。

    此刻,小Z將君若的信息傳給芩谷,芩谷面色平靜,說道:“既然當初是我把你們接到山上來的,現在還是讓我把你們送回去吧。”

    說完,也不等兩人反駁,便徑直朝前面走去。

    好一會,后面沒有人跟上來,卻見那君若竟是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了:“師父,當初你對我爺爺說過不僅要傳授我仙法,還要好好照顧我。我承認之前我太擔心爺爺所所以想要回去看看,但是我是真心舍不得師父你的啊,師父——”

    芩谷:“我的確沒有食言,這幾年我教你仙法并照顧你,但我們緣分已盡,現在你已經不是我弟子,而我也不再是你師父了。你爺爺是你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他當年費盡千辛萬苦才將你救出來,難道你就忍心看著爺爺在這世界上孤零零死去,你就不想為你爺爺養老送終嗎?”

    君若還想說想留在宗門,卻不知如何開口。

    是啊,自己一開始想要下山的理由不就是回去陪伴爺爺為爺爺養老送終嗎?現在對方成全自己,如果再出爾反爾,豈不是說自己是一個徹頭徹尾忘恩負義連自己親人都不管不顧的人了?

    鐘浩天站在原地發懵,因為此刻他才發現,他的金手指,竟,竟然沒了。

    好像就是對方拍了那一掌后,他,他就再也看不到對方頭頂的進度條了。身邊所有一切都沒有進度條了……

    所以,對方不僅收走了明輝功法還掠奪了自己的金手指!

    啊——

    他終于忍不住了,仰天發出一聲悲憤怨恨的怒吼。

    他現在什么都沒有了,而那個老頭,那個可惡的糟老頭子卻還一副淡然地笑著。

    對方的笑容在他眼中變得無比刺眼,就此下山的話,他什么都沒有了,他將再次變回原來那個一無是處的凡人。

    啊——

    鐘浩天拚盡所有力量朝芩谷撞了過去。

    委托者因為修煉不易,加上都是日常俗事,所以并沒有隨時為自己撐起能量罩的習慣。

    加上如此短的距離,鐘浩天這突然偷襲根本避無可避。

    但芩谷一開始就對這兩個小娃兒有了懷疑,想盡早把這潛在危險解決掉。

    要不然她一出關,處理了師叔的事情便急急趕到這邊解決兩個小娃娃了。

    但是這兩個小娃娃的心性雖然她自己并不喜,然而兩人頭頂的屬性只顯示卻是正的功德值。主要是他們還根本沒有單獨接觸過外面的世界,自然不會落到他們頭上。

    芩谷秉持絕不“主動”出手,所以把這幅身軀瘦弱的后背留給他們,多少有點“愿者上鉤”的意思。

    沒想到這個鐘浩天果真露出他狠辣的本性,竟然突然搞偷襲。

    偷襲?不存在的。

    識海中枳倒是給芩谷又傳過來一個片段:對于這樣情況下的偷襲,分兩種情況:若是偷襲成功,對方就會踩在這“糟老頭子”身上,一雪前恥;若是沒成功,那么就是對方與這個糟老頭子來的一場“友誼賽”,最后對方還會嬉皮笑臉地問師父自己功力是不是又精進了。師父就老懷大慰地說“不錯不錯,后生可畏孺子可教”

    芩谷被這一段信息雷的不輕,但是又總覺得怎么那么眼熟呢。

    這,這不正是她曾經看過的那些年少輕狂的“主角”,因為絕頂天資被某個惜才的師父收入門下,然后各種桀驁不馴,一邊稱呼師父為“老頭”一邊各種狂秀無下限的張揚個性。總之就是那種:老子不愿意拜入你門下,是你強行收我為徒是你主動教我武藝……你就是對我居心叵測,就是在利用我。

    枳的聲音傳來:“哈哈,谷谷,你剛才的臆想沒錯。這個小娃兒正是拿了這樣的劇本了。委托者就是那個‘強迫’他的‘壞得很的糟老頭子’。如果委托者沒有請求逆襲的話,那么根據我們的推衍,后續劇情差不多就是這個小娃兒在兩個月后順利得到委托者的衣缽,憑借固化系統的‘金手指’帶著那個小姑娘開始一路裝逼打臉收美女的路程,成為這個修真界里叱咤風云的存在。”

    啊——

    鐘浩天對這突然偷襲充滿信心——修真者又怎樣,對方身體已是強弩之末,又沒有靈力護體。沒有靈力護體的還沒有進入元嬰境界的修真者就和常人沒兩樣,一樣都是血肉之軀。若是進入元嬰境界的話,即便沒有靈力,體質的強橫程度也比普通高出數倍,所以就算是站在那,普通凡人也很難傷的了。

    然而,鐘浩天無比自信的一擊,卻沒有預期的匕首刺入血肉之軀的熟悉感,反而是一股強大的阻力傳來。

    那一刀就像是猛地刺在一塊鋼板上一般,因為他是拚盡所有力量,所以隨著那股反向沖力,他的半條手臂都狠狠戳在那塊鋼板上。

    頓時,整條手臂都粉碎性骨折。

    啊——啊——

    “你這個死老頭,你竟然敢陰我……”

    芩谷回轉身,眼神冷漠地看著對方:“陰你?你還不配。”

    可不是么,芩谷陰的都是實力非凡的人,這么個小渣渣,的確不配她去“陰”。

    剛才的自衛反擊其實芩谷還可以讓力度更大,不過那樣的話就把對方震死了,太便宜對方了。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