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我的佛系田園 > 第838回
    這世上沒有感同身受,即便對方生育過,面對的環境和人不同,感受也截然不同。

    因此,對于崔堂姑的說法,羅青羽無法茍同。

    生孩子是女人一個人的事嗎?男人不是孩子的爸爸嗎?誰說男人幫不上忙?精神支持懂不懂?

    什么叫男人以事業為重?她沒有事業嗎?

    為了達成他要孩子的愿望,她犧牲事業,忍受身體的不適生下兩個人的孩子。因為愛他,她甘愿承受肉.身的痛苦,愛她的男人受點精神折磨有何不妥?

    如果家里窮得揭不開鍋,他要在外邊拼事業,她理解。

    可現在家里不缺錢,甚至,她和孩子將來可以不花他的錢。在她承受痛苦的時候,他卻以事業為借口不在身邊,她大可以把他踹出家庭成員的行列。

    她肯體諒,是相信他的人品,相信如果條件允許,他一定會回到她和孩子的身邊來。

    如果他只是作作樣子,那這樣子作得也太大了,成本忒高了些。

    說得好像女人就該為家庭付出似的。

    那崔堂姑為什么不肯為家庭付出?害得九十多歲的老父親仍在為她擔憂。按照她的說法,她一個女人搞什么事業啊?應該及早嫁人,從此為家庭付出。

    作為當事人,她體不體諒丈夫自有考量,而非旁人眼里的理所當然。

    不過,崔堂姑畢竟是長輩,反駁長輩容易招惹是非,讓公婆難做人。又或許是自己想太多了,有些人嘴巴笨拙,不會安慰人,說的話容易惹人不高興。

    崔堂姑或許就是這種人吧?

    羅青羽便笑了笑,轉換話題:

    “姑,最近忙嗎?好像很少見你下山逛。”

    “哪有時間逛,難得有個清靜的地方安心做事。”崔堂姑年紀大了,腦子還沒糊涂,知道對方轉話題是不同意自己的說法,便道,“人啊,要學會知足,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既然選擇嫁給堂侄兒,就該知曉他平時有多忙,出身名門的他要承擔的責任有多大,而非僅僅是她的丈夫這一個身份。

    “是啊,”羅青羽深以為然,感慨道,“所以我很羨慕堂姑您,舍得離開帝都那個繁華之地,拋開一切顧慮投入自己的事業里,這是很多女人夢想的事。”

    同樣是出身名門的崔堂姑,忤逆長輩的話,不惜一切后果選擇事業,是值得女士們學習的楷模。

    這番話到底是褒是貶?

    崔堂姑搞不清楚,也不屑于搞清楚。只是聽了心中煩悶,表情漸漸變得嚴肅起來,開門見山:

    “阿青,你生完孩子之后打算怎么辦?是在家帶孩子呢,還是繼續跳舞?”

    跳舞是客氣話,原本想說網紅事業的。

    說實在的,她真心看不慣新聞上經常出現的,那種娶明星當媳婦的人家。如果是一般家庭就算了,偏偏是權貴豪門,圖什么呀?圖她名氣響亮?

    基本上,明星的名氣好壞參半,娶了她們,把自家的聲譽生生拉低一個檔次不止。

    正所謂怕什么來什么,最能干的堂侄兒居然就娶回一個。

    堂兄夫婦出于對兒子的歉疚,不得不對兒媳婦的所作所為睜只眼,閉只眼。她不同,她是崔家的長輩,有必要找機會敲打一下。

    她不反對女人有事業,如果是技術流,她無話可說,可那娛樂圈是什么好地方嗎?

    既然嫁入崔家,就得安分守己,不要再露臂露腰地拋頭露面了……

    “不好說,到時再看吧。”羅青羽不想跟她談自己的計劃,反問,“對了,堂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您,堂姑父去世這么多年了,為什么你不找個伴呢?”

    “現在說你的問題。”崔堂姑最討厭旁人提這個話題。

    “可您這事更重要吧?”羅青羽堅持道,“咱們女人啊,總得有個伴才行。不然老了怎么辦?靠侄兒侄女養老?還是找間養老院算了?那要花很多錢吧?

    而且未必善待老人……”

    吧啦吧啦,她上輩子和崔堂姑一樣,一直被人勸二婚,聽著頭疼。

    羅青羽真心不想懟長輩,而崔堂姑也不耐煩與年輕人爭執,很快便招架不住,皺緊眉頭打斷她的話,問:

    “對了,我來找你婆婆,她在嗎?”

    “不在,和我干媽放羊去了。”羅青羽爽快地往遠方的山上手一指。

    “那算了,我有事先走了。”崔堂姑說完,便匆匆離開了。

    等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看到自己的學生王洛正全神貫注地工作著,她不禁感慨萬分。

    果然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當得知才華橫溢的農三是自家人時,她立馬想到夫家的侄女,自己的得意學生王洛。本想把他倆湊成一對的,沒想到,堂侄兒已經跟他的義妹定下關系。

    “嬸?回來了?怎么一臉不高興的?誰惹你了?”王洛發現自己嬸子一臉遺憾的站在門口,相當不解,“你不是找梅姨去了嗎?吵架了?”

    “一把年紀的吵什么架?”崔堂姑不想提方才的事,只遺憾地說了句,“你呀,可惜了。”

    唉,如果堂侄兒娶的是王洛,她也算對得起死去的丈夫和他們老王家了。而且王洛是個尊老愛幼,勤勉好學的孩子,娶了她,崔家不虧。

    無奈啊,世事往往不如人意,又強求不得,生生地錯過了。

    每每想到這一點,崔堂姑心中遺憾的很,深感疲憊,回自己的住所休息去了。

    留下摸不著頭腦的王洛站在門口,一臉茫然……

    與此同時,羅青羽在兩位助理的陪伴之下,走出父母的禪意小院,沿著通往村口的山路慢慢走著。

    “青姐,你方才是不是火力猛了點?我看崔醫生不大高興。”小湯圓替她擔心,“萬一她在農先生或者你公公婆婆跟前說你不尊敬長輩,可能不太好吧?”

    作為貼身助理,她和阿蓋剛才都在現場不遠,時刻注意著。

    羅青羽微微笑了下,道:

    “我關心她的婚姻是為她好,哪有不敬了?我丈夫跟她是親戚,將來要長期相處時常走動的。如果這次不表明立場,下次她會變本加厲地插手干預我們的事。”

    她就要對方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小夫妻的事,連公婆都不插手,用得著一位堂姑教她如何當一名好妻子?

    “可她是醫生,你不怕?”阿蓋的問題很直接。

    “她不是婦科的。”

    當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她會找時間跟公婆說說的。

    婆婆當年就是錯信好閨蜜,導致前世母子陰陽相隔,這輩子也分離多年,最能感同身受。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