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魔妃無霜 > 683、演戲
    當火靈趕到的時候,那里已經是一片狼藉了,別說前幾天被無霜砍倒的那棵巨大的豆莢樹不見了,連原本的平地現在也是坑洼不平,像是整個顛覆過了一般,到處都是數十米深的暗溝。

    火靈繞著四周飛了一圈,然后又落在了之前的豆莢樹樁的位置上。它不動了,落在那看著連木頭渣子也不剩的黑溝跟一塊普通的石頭無異,卻似乎是發現了什么。

    慢慢的它漆黑的外殼上頭出現了裂縫,形成了一個的花紋,帶著炙熱氣息的靈力向著四周傳散開來,像是放出了獨屬于它的信號。

    它靜靜的等著,等著……

    月亮慢慢的偏了西,四周安靜得有些嚇人,別說異動了,連之前它感覺到的,風靈殘余的那一點點靈力氣息也遂漸消散了,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火靈似乎明白了什么,刺眼的紅光從那些裂縫里透了出來,然后如同破云而出的烈陽般,紅光瞬間就向四周撲散開去,紅光所到之處,把四周盡數吞沒,最后只留下了一層結了塊的黑炭。

    不遠處,藏在暗地里盯著豆莢樹這邊動靜的人,連眨眼皮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那紅光吞噬掉了。

    遠方兩處營里外頭的昏昏欲睡的守夜人,也被那突如其來的紅光可嚇了一跳,可是他們認真去看的時候,什么都消失了,仿佛一切只是他們打盹時的一場虛驚而已。

    次日一大早,無霜被小黑鵝給吵醒了:“外頭好熱鬧,你不要出去看看?”

    “不看?”無霜拉起被子把頭蒙上,只覺得哪哪都泛著懶,根本就不想動。

    看著她把自己卷成了一只毛毛蟲,小黑鵝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敢再打擾她了,只得自己獨自出了屋。

    屋外來的人又是呼大師他們,這次他們來了數十人,還分成了兩批。一批以呼大師為首,而另一批是上次跟呼大師一起來的靈侯,他們起了沖突,吵得面紅耳赤的,而石青則雙手抱在胸前,嘴里叨著跟草莖,懶洋洋地靠在樹干上,嘴角還帶著笑。

    整個就是看戲的架式,只是少了一把搖椅、一壺茶,幾把瓜子糖粒兒。

    看到小黑鵝出現,她還忍不住往后面張望了兩眼,見厚實的木板門又關上了,她才收回目光,低低嘆息了一聲:“唉……”

    她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句話挑破了一直困擾著的主上疑惑;她更沒想到,主上的氣性會那么大,都不證實一下,眾人求都求不來的秘寶,說丟就丟了。

    小黑鵝很壞心眼的,當著石青的面,把隔音靈陣扒了個洞,才懶洋洋的落到石青的頭頂上的樹枝上,開始梳理它新長出來的絨羽,整得理差不多了,它才瞅著吵得兇的兩伙人,恨鐵不成鋼地吼道;“兩伙人加起來都上千歲了,還跟普通婦人一樣用嘴巴吵架?嘖,血性呢,氣性呢,喂狗了嗎?”

    呼大師等人:“……”

    不過他們隔得有些遠,又對小黑鵝沒有一個清楚的認識,只知道小黑鵝是只不低于五階的靈獸,還開了心智,但沒有人敢想小黑鵝是可以與他們進行意識溝通的,所有人帶著怒氣的目光都落到了石青的身上。

    被眾人突然行了注目禮的石青:“……”

    這黑鍋,她不背,也得背!

    總不能把主上的愛獸給出賣了吧!

    小黑鵝倒是滿不在乎,還嫌澆的油不夠,又道:“停下做什么,漢子動手不動嘴,上啊,打到他們跪地求饒不就好了。”

    呼大師等人炸了。

    本就帶著一肚子氣來尋事的人,指著石青就罵:“你這婦人,太過份了,真別把我們的客氣當成好欺!”

    呼大師倒是理智還在,忙攔同伴,道:“步兄,那石青為人謹慎,怎么可能說這樣的話?還有,那聲音和語氣不對。”即使隔得遠,但區別還是很明顯的,留心一下就聽得出來。

    “是她不是她,她們都是一伙的,又有什么區別?我看昨天的事就是她們做的,今天她們若是不給我們一個交代,呵……老子會讓她們知道,何所謂為男人!”步靈侯一把將呼大師推開,直接就朝著石青用樹藤扯出來的警戒線走了過來,隨著他的走動,地面也開始了搖晃。

    呼大師還想追,他的面前出現了一排齊膝的地刺,差一點兒就貫穿了他的腳背,旁邊步靈侯身后的人,見步靈侯動了手,馬上也快步跟上了步靈侯的步伐,齊齊逼向子警戒線。

    “你來真的?”呼大師也變了臉色,他知道自己這邊已經勸不住了,馬上揚頭對石青喊道:“石長老,何必呢?”

    石青也認真了起來,整個人崩得緊急,似乎只要那步靈侯一出招,她就馬上出手應付,小黑鵝依舊是滿不在乎,什么都與它無關的樣子。

    就在步靈侯要邁過警戒線的時候,那條再普通不過的樹藤上像是被雷擊中了一般,閃起了電光,硬生生將走在最前面的步靈侯逼得連退了三步。

    步靈侯扶著旁邊的人,才勉強站住了身子,然后抬頭看向了對面的木屋。

    屋門不知何時敞開了,一個不客氣的年輕女子的聲音撲了出來:“越過者,死!”

    呼大師眼睛一瞇,驚呼:“夜無霜!”

    那濃厚的靈力,以及上位面的壓制,將那個名字變成了一個禁咒,讓眾人的腳步重了不知道多少倍,想抬,也抬不起來。

    要眼前的一口氣,還是要自己的性命?

    這個選擇不難,他們心里也非常的清楚,在決定進來之前,就把那些不太必要的都拋棄掉了,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茍且到現在了。

    但若是真退了,他們可就真沒有一點余地了,不求其它的利益和收獲,至少讓他們能離開這里,繼續茍下去啊。

    場面,一下子就僵住了。

    小黑鵝的一句輕笑,很快就把僵局給打破了:“嘖,是打算長在這里了?”它又沖著石青道:“他們犯傻,你也跟著傻?”

    石青:“……”

    是啊,他們愿意杵在這里是他們的事,她緊張個什么勁呢,有主上在呢。

    她一下子,放松了下來,走到木屋門邊,輕問道:“主上可要起?想用些什么?”

    “沒胃口,不想動。”屋內,傳來了無霜悶悶的聲音,還有沒有壓下去的怒意。

    她們旁若無人的態度,徹底將對面的人面子踩到了腳底,還碾成了泥,這下別提本就暴怒的步靈侯了,呼大師也怒了。

    他一把壓在步靈侯的肩頭上,沖著木屋道:“泥人還有三分土性呢,夜無霜,你實在是太過份了。若真要與我們撕破臉,那我們也不畏懼!”說著,他手一抬,一條火鞭從他的手心里冒了出來,直接沖著那條藤蔓抽了過去。

    火鞭并沒有落在藤蔓上,而是在藤蔓上頭繞了一圈,把枯黃的藤蔓直接燒成了灰。

    這一手實在是漂亮,分寸也把握得極好。

    若要說是他出手攻擊,但他并沒有越過無霜的警告,若說沒有攻擊,卻又把無霜說的警戒線給燒毀了。

    而且,言語上還振振有詞,似乎他占理一般。

    真是一只老狐貍。

    呼大師出手后,給那些人也討回了一些顏面,步靈侯緊隨著也道:“士可殺不可辱,拼得條命,也能濺你一身血。”

    “呵……”石青聽到這威脅的話語,眼神冷了好幾分。

    他們是拿她們,來威脅主上!

    他們以為她們跟他們一樣,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

    真要拼命,她們可比他們更豁得出去!

    “是嗎?”隨著無霜的反問,人也出現在了木屋門口。她穿著一件寬大直垂到腳背上的白色睡袍,一頭黑發散披著,幾乎遮住了整張臉,渾身上下還都帶著一種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壓抑感。

    她冰冷的目光掃過呼大師等人,呼大師他們只覺得自己被人掐住了喉嚨一般,連呼吸也變得困難了起來。

    大概過了兩息,步靈侯大叫了一聲,吐出了一口血,也暫時逃脫掉了無霜的沉悶壓制,他連跺了幾下,把四周的人都震得吐血不止,同時大叫:“穩住心神,她在亂我們的心境!”

    呼大師也緩了過來,看著無霜的眼神里充滿了驚愕,他一手撐著旁邊的草莖,不可置信地道:“你竟然會用這樣陰狠的手段!”

    差一點,他們可都要把性命丟在這里了。

    “我說昨天的事是她做的,是她殺了我們的那些人,你還不信。”步靈侯抹了一下嘴角的血,眼睛里開始冒著血光:“這下,我們只怕都要舍在這里了。”

    拼實力,他們不占優勢。

    拼狠毒,對面的夜無霜明顯比他們手段更狠毒!

    早知道會如此,他們之前還不如一開始就向夜無霜假意低頭,再圖其它。

    “呵呵……我想收下,你們不舍,也得舍……”無霜的頭發被風吹了起來,露出了她沒有睡好的蒼白小臉,眼睛下面那濃厚的一圈黑印,更是讓她整個人添了好幾分陰沉。

    “主上,不可。”

    “無霜!”

    石青和小黑鵝同時撲了過去。

    石青跪在了無霜的腳邊,小黑鵝則直接撲到了無霜的懷里,力氣大得還把無霜撞得退后了半步,嘴里還不停地道:“不值當的,跟他們這幾只蚱蜢計較,不值當的。”

    早知道看場熱鬧會到這個地步,它就不多那事了。

    石青也道:“您看不順眼,要取他們的性命,直接取了就是;不用擔心我們,更不能為了保護我們,而劍走偏招。”

    若是現在真讓無霜(主上)氣極之下做下了錯事,等無霜冷靜下來后,這事肯定會成為無霜(主上)的心結。再說,那些邪魅的手段一旦用了,嘗到了甜頭,以后未必就能忍得住。

    終究,有了一次的不得已,就會有第二次……直到萬劫不復!

    無霜怔了怔,胸口一陣悶,張嘴也吐出一口血來。

    看著無霜吐血,呼大師和步靈侯也有一些驚訝,他們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有些猶豫不決。小黑鵝哪容他們在這個節骨眼上再作亂,翅膀一扇,將他們一群人一起推出去數十步遠,隨后又是一排的翎羽飛了過去,根根入骨三分,處處見血。

    那些人嚇得剛剛聚集起來的得意和反抗之心,這下又盡數葬送了,一個個馬上轉身就逃,甚至都顧不上自己的同伴。

    看著他們奔遠的身影,小黑鵝沒有追,罵了句:“便宜他們了。”

    石青喚人小心的扶著無霜回到了屋里后,馬上親自動手,把四周的靈陣全部都檢查了一遍,重新加強了一番,甚至多安排了一隊人守衛,并且叮囑,只要有人靠近,不用再問來意,先攻擊再說。

    遠處,一抹極淡的光閃過,又消失不見了,隨后,一塊不起眼的黑石頭用極慢極慢的速度滾動著,一點一點的沒驚動任何人越過了警惕線,滾落到了木屋的下方。

    它在下面的草叢泥地上,很快找到了幾處已經干涸了的血漬,它小心翼翼的蹭了過去,把那幾滴褐色的血液盡數的吸干,然后再用同樣緩慢的速度,一點一點的挪了出去。

    它這一來一回足足耗損了十個時,從上午一直到月上樹梢頭。

    離開了木屋一定距離后,它不再隱蔽自己的速度,整個如同被人上了皮筋兒彈出去似的,飛一般的沖向了花叢深處,所過之處,不管是攔路的花朵兒,還是草莖,皆留下了一個姆指大小的黑洞。

    待它走遠,木屋墻壁的縫隙上貼上了兩只眼睛,眼睛里都閃過了一絲得意。

    小黑鵝翹著大屁股,恨不得整個爬到木墻上,“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順利。”

    無霜拎著它的翅膀,輕笑道:“若你把墻板給壓榻了,我們的計劃肯定就會被識破了。”

    “我哪會這么傻,白天我表現得可好了,連石青都被瞞過了呢?”小黑鵝忙給自己表功。

    藍眼忍不住插話:“不,那是主人的演技好。”而且那些不請自來的人,一個個本性出演,也配合得好,連它差一點都要信了。

    哎,希望那些個家伙知道真相后,不會氣得吐血。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