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香之錦繡涼緣 > 第二章 他們和她們(二)
    人的幸福都是相似的,但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就在傅冽為情所困時,還有更多的少男少女品味體會著初戀的酸澀與甜苦。

    溫涼下朝后,幾人識趣離開,姜悅帶著一身的嬰兒奶香歡快的回了姜府。

    姜尚書與姜夫人正在屋里吃茶,姜悅迫不及待的將小安暖會說“打打”的事情講給兩人聽。

    姜尚書聽著覺得怪有趣的,擼著精心打理的胡須笑著道:“華熙郡主自小便與眾不同,未來或許會成為下一個巾幗英雄呢!”

    “錦兒才不希望她做什么巾幗英雄呢,宋老夫人雖讓人敬佩,但那種生活對女孩子太苦了,安暖日后只要能開開心心的就行啦。”

    見父女兩人聊得歡快,姜夫人冷眼一掃,咳了一聲,姜尚書瞬間打了一個激靈,忙收起臉上的笑,板著一張臉道:“悅兒啊,人家靈毓縣主臉女兒都有了,你也該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了。”

    “爹,女兒還不想嫁人嘛!嫁了人女兒就不能天天在家里盡孝了,您舍得女兒嗎?”

    “不舍得……”

    “咳咳!”

    又是一聲咳嗦,姜尚書肩膀一聳,話鋒迅速轉變,“不舍得也得舍得!你也老大不小了,總不能一直不嫁人吧?

    我為你相看了個人家,小伙子不錯,相貌上乘品性也好,改日讓你娘帶你去見見。”

    姜悅一眼看出娘親才是幕后主使,撅著小嘴道:“我不見,見了我也不喜歡!”

    姜尚書怕妻女吵起來,忙柔聲勸道:“你沒見過怎么就知道不喜歡呢,萬一見面后發現合你的心意呢?”

    “就不!想都不用想,定然不合心意!”

    姜悅的態度激怒了姜夫人,姜夫人一拍桌子,厲聲道:“我知道你想什么呢,可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

    姜悅也犯起了倔脾氣,梗著脖子問道:“為什么不行?難道就因為他的家世嗎?可我一點都不在意!”

    “那你也不在意他心里根本就沒有你?”姜夫人的疾言厲色讓姜悅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他怎么就沒在意了……”

    “他知不知道你心儀他?他若知道為何這么久了都不到家里來提親?

    他的出身的確不好,可他若因此連來提親的勇氣都沒有,那只能證明他不夠喜歡你!”

    為了女兒的幸福,她選擇女婿自然要看出身,但她更在意的是對方有沒有擔當,配不配得上女兒的喜歡。

    姜悅一時語凝,她很想反駁,卻又不知從何處為他辯解。

    因為她也曾有此疑惑……

    “反正我絕不相親!”姜悅找不到說服母親的理由,只撂下這么一句話便落荒而逃,因為她更害怕找不到理由說服自己。

    姜尚書聽得一頭霧水,“你們在吵什么啊?可是悅兒有了喜歡的人?”

    “說了你也不知道,問什么問!”姜夫人兀自生氣,對待姜尚書沒有半分好顏色。

    姜尚書抿了抿嘴,弱弱的護好自己的胡子,頗為遺憾的道:“其實我真挺喜歡顧二郎的,那孩子出身雖然差了點,但此番隨良王征戰北境立下了大功,如今年輕輕輕已是五品將軍。

    最主要的是,這孩子品性不錯,上次就是他把糕點讓給我來著,不然那日我怕是又免不了被你收拾你一番!”

    “等等!你說什么?”姜夫人本未將他的嘮叨放在心上,可聽著聽著忽覺不對。

    “我說上次你讓我買的點心就是顧家二郎讓給我的,那孩子雖然有點死心眼,但人品真沒的說。

    前兩日今四君突然找到我,與我提及了悅兒的婚事,原來這小子早就心儀咱家悅兒,但自覺身份低微配不上悅兒,這才選擇與良王殿下出征。

    我還聽說他為了立功,數次請命赴險,如今小有成就這才敢讓顧尚書來為他說項。”

    姜尚書越想越滿意,雖然顧承晏是個庶子,但出身是任何人都無法選擇的,只要小伙子人品好夠努力,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唉……只是可惜咱家悅兒已經心有所屬,而且我本也有些擔心,這孩子雖說不錯,但有點木訥,偏生咱家悅兒還是個愛玩愛笑的,想想也確實有些不搭。”

    姜尚書自言自語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家夫人正蹙眉深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壯著膽子抬手戳了戳姜夫人的手臂,姜夫人突然側眸看他,嚇得姜尚書立刻將下巴捂住,視死如歸的道:“別薅胡子,打哪都行!”

    姜夫人沒理會他,眼眸微轉,略一思忖開口道:“你安排一下,我要見一見這位顧二郎。”

    “可女兒不是說不相親嗎?”姜尚書雖然喜歡顧承晏,但還是覺得要尊重女兒的意見。

    可自家夫人卻笑得意味深長,“先不必與悅兒說,我先來見見……”

    她倒要看看這位顧二郎究竟有什么過人之處竟能讓丈夫和女兒雙雙滿意,若過得了她這關,才算合格!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