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老祖宗在天有靈 > 第636章 三刀,斬你(4800字,2章合1)
    天帝城突然出現,降臨太虛東域大地,讓從虛空蟲洞里走出的一大批強者憤怒至極。

    他們都是永恒之鄉里的老不死強者,修為最低都在主宰境,甚至大部分都是半步先知境。

    只有他們搶奪別人的機緣,誰敢搶奪他們的機緣?!

    “天帝城?!哼!外界都傳聞天帝城里有人自封天帝,強的不得了,把白帝都打敗了,老朽不才,倒想試試!”

    一個精神矍鑠的老者,眼中精光彌漫,大聲說道。

    他是一位半步先知,在一群人中顯然很有地位,站在中間,是被眾人簇擁的幾人之一。

    剛才,就是他用祖傳的上古神器,打穿了虛空蟲洞。

    他曾經和神榜排名第七的青鸞老祖一戰,不敗不勝,實力之強可見一斑,在永恒之鄉中,是泰山北斗級的大人物。

    “付老何必動怒,讓我等出手便可!”

    一個中年人笑呵呵的說道,他修為也是半步先知,但身份地位和那位付老不能相提并論,言語間還多有討好諂媚之色。

    付老微微一笑,道:“好,那就麻煩諸葛小友了!!”

    說著話,他看了一眼天帝城,道:“這座城,應是一件重寶,若諸葛小友可以打敗那無知的天帝,這座城,就屬你了!”

    付老的語氣很猖狂,但沒有人反對。

    因為他的確可以和先知境交手。

    四周其他大佬們聞言,皆點頭笑道:“沒錯,付老的話我們一致認同!”

    中年人諸葛云聞言大喜,這座天帝城,他一眼就喜歡上了。

    否則,他也不會跳出來主動請戰。

    天帝城自從在葬天池的法則雷海錘煉后,已經變成了頂級的上古神器。

    若老祖宗不催動,它便氣息內斂,威壓不顯,通體古老深邃,宛如剛才地底挖出來的歲月古城,滿是滄桑之氣。

    這群人修為最高才是半步先知境,他們何時近距離見過天帝城這樣的頂級上古神器,至于天帝威名,雖然在永恒之鄉有傳言,但他們也是大佬,并不怕。

    尤其有付老在此,他們更無懼色。

    中年人諸葛云踏著虛空而來,凝視天帝城。

    天帝城上,有護罩,他看不透。

    “哼!烏龜殼一個,看我打破你!”諸葛云冷笑,抬手轟擊,掌心打出了道道神光,虛空一片灰蒙蒙。

    他是半步先知,修為實力自然極強。

    “后面付老和其他人都看著呢,我諸葛云,必須在幾招內就打破這座城,否則就太沒面子了!”

    諸葛云心中沉吟,出手就是全力,半步先知的世界之力和法則之力交織,形成掌心雷,轟擊天帝城。

    噗噗噗!

    攻擊落到了天帝城上,響起了一陣吐口水的聲音,竟然不是“轟轟轟”!

    諸葛云瞪眼,以為出現了幻覺。

    “不可能,我是強大的半步先知,我是諸葛家族的老祖,我一出手,必然天崩地裂,轟轟轟的炸響,不可能噗噗噗!”

    諸葛云惱怒,一聲大吼。

    他凝聚全身神力,雙掌齊出,力劈而下,虛空形成了一把術法神刀,長數百丈,威勢驚人,帶起颶風呼嘯,劈在了天帝城上。

    “這次,一定是震耳欲聾的轟轟轟聲!”

    “而且,肯定會騰起蘑菇云!”

    諸葛云紅著眼睛嘶吼。

    自己是半步先知境大佬,就算打不破這個天帝城,那也要爆炸不斷,蘑菇云沖天。

    如此聲勢,才對得起自己的身份和實力。

    然而——

    “啵!”

    如水泡泡炸裂,聲音又輕又淺。

    沒有轟轟聲,也沒有蘑菇云!

    “啊——”

    諸葛云感覺自己要走火入魔了,他眼睛血紅一片,兩次出手,竟然都這樣的風平浪靜。

    天帝城中。

    護罩里。

    城墻上早已站滿了人,有柳家族人,有九天宇宙的人,也有白帝族,白骨族,青鸞族,以及寶塔族的族人。

    他們本來還憋著笑,看諸葛云的表演,但看到最后,終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這是哪里來的逗比,竟然妄想打破天帝城的護罩,有人認識嗎,給咱介紹一下唄!在下風清揚,也是逗比一枚,所以喜歡和逗比做道友!”

    “此人名叫諸葛云,是永恒之鄉諸葛家族的老祖,喜歡吃牛肉拉面,但不放牛肉和面,追求是的道法自然!”

    “失敬失敬,果真是逗比大佬!”

    ……

    另一個方向,白帝等人站在一起,望著外面的一群人,目光冷漠又氣憤。

    “神龜隕落,這群人不思感恩,還一心想著吞噬神龜的血肉,神龜自爆,他們竟責怪神龜無情。”

    白骨老祖感慨,神色頗為憤慨。

    白帝道:“大道無情,優勝劣汰,他們的對與錯我無法評論,因為若我壽元無多,說不定我也會和他們一樣,選擇吞噬神龜血肉,畢竟,比起那表面的感恩,不如讓自己活得更長久些,這才是真實。”

    “當然,他們不該責怪神龜!”

    “白帝你……”

    白骨老祖驚愕,青鸞老祖也不由瞪眼。他們沒想到白帝會說出如此一番話來。

    唯有寶塔老祖嘴角微揚,頗為意外的看了一眼白帝。

    “恭喜白帝,道心大進!”

    白帝微微一笑,轉頭看向天帝城深處,眸光悠遠。

    昨天,他們幾人在拜訪了老祖宗后,白帝私下又去找了一趟老祖宗。

    神龜隕落,他是永恒之鄉的白帝族老祖,焉能沒有感應,所以當即詢問了老祖宗。

    老祖宗對他點撥了一番,他這才有所領悟,道心精進,念頭通達,更是在剛才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看,有人來了,外面那家伙要倒霉了!”

    白帝忽然笑道,看向天帝城另一邊。

    那里,城墻的臺階處,藏獒張浩帶著暗影衛,呼喝開路。

    他們的后面,楊守安大踏步而來,他身穿蟒袍飛魚服,腰掛長刀,眸光威嚴,身上帶著濃烈的煞氣和殺氣,不知道殺了多少人。

    四周眾人看到了楊守安,紛紛變色后退,有部分人甚至臉色一白,往人群里縮去,顯然是被楊守安暗地里“搞過”!

    二百多年前,楊守安還是主宰境,可如今,他已經是半步先知,身上的煞氣濃到化不開。

    誰也不知道他在這兩百年中,殺了多少人,搶奪了多少機緣,因為見過的人都死了。

    他冒死進入大兇之地,搏殺兇物十天十夜,最后吞噬大兇之物的血丹,一具跨入了半步先知境。

    葬天池一行,他是收獲最大的一小撮人之一!

    他的狠辣奸詐性格,決定了他的路!

    此刻,外面有人叫囂,柳濤只看了他一眼,他便大聲應道:“殺雞焉用宰牛刀!義父請放心,些許小人物,豈能勞煩義父和老祖宗出手,讓我處理了便可!”

    “好,去吧,做得漂亮點!”柳濤欣慰點頭。

    所以,楊守安來了,帶著煞氣和威勢而來。

    這是他回歸天帝城的第一戰,無數人在看著他呢。

    楊守安心中激動,興奮,但握刀的手,更緊了,眸光也更加深邃了。

    此戰,他要打出名堂,殺出氣勢,給所有人看看他楊守安的威風,也讓義父看看他楊守安的能力,更要讓老祖宗看到,他的潛力和實力,不輸于任何的柳家子孫。

    “呼~”

    楊守安踏上了天帝城的城墻,頭頂的煞氣結成了一只白虎,白虎主殺,揚天咆哮,驚得四周眾人駭然后退。

    白帝面色一變,道:“此人,絕對是殺神啊!”

    白骨老祖忌憚道:“我竟然在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生死危機,怎么可能!我可是真正的先知境啊!”

    寶塔老祖瞇眼道:“此人名叫楊守安,也叫柳楊狗,是柳家柳族長的義子,更準確的說,是柳家的殺人利器,你說,他能不強嗎?!”

    白骨老祖和青鸞老祖聞言,均沉默了。

    這時候。

    城墻上,楊守安一步跨出,走出了了天帝城護罩,來到了外面,懸浮虛空。

    城外虛空,諸葛云接連兩次出手,都沒打破天帝城護罩,惱羞成怒,正要發動壓箱底大招。

    但就在這時,天帝城護罩起了漣漪,一個人走了出來。

    他身穿蟒袍飛魚服,腰系金絲帶,手里緊握刀柄,身上煞氣縈繞在頭頂成白虎,眸光深邃又冰寒。

    諸葛云和他對視了一眼,瞬間看到了尸山血海,煉獄酷刑,不由驚得在虛空后退三步,警惕道:“你是何人?!”

    楊守安昂首道:“我叫楊守安,也叫柳楊狗!我的義父,是英明神武的柳濤族長,我的老祖宗,是偉大的天帝城的天帝大人!”

    他聲傳四方,既給自己正名,也在替柳濤和老祖宗宣揚名氣,同時不忘拍一記香噴噴的馬屁!

    諸葛云眸光一凜,怒道:“天帝縮頭烏龜,不敢出來,竟然派了你這么一個……”

    他話還沒說完,楊守安“噌”的一聲長刀出鞘了,一刀卷起黑色的刀芒,立劈而來。

    這刀,其實是柳大海當年帶他去地球的時候,賜予他的一根老祖宗神發,被楊守安變化成繡春刀后,就沒有再變回來過,反而日夜用鮮血滋養,讓這把刀,成為了真正的大殺器。

    “轟”

    此刻,刀芒一處,殺氣驚天,頭頂白虎呼嘯,一起沖殺了過去。

    諸葛云怒道:“好膽!狂妄!”

    他的手里,也出現了一把金刀,含怒迎擊了上去。

    “嘭!”

    兩刀相擊,世界之力與法則神光交織,猛然爆發璀璨的光芒,讓天地都失色了!

    咔擦!

    猛然,金刀碎裂了。

    白虎煞氣沖進了諸葛云的腦海,這是精神攻擊,帶有法則之意。

    諸葛云腦海轟鳴,一陣眩暈。

    待驅逐了腦海里的煞氣后,猛然頭皮冰冷,睜眼就看到一道犀利的刀芒從天而降。

    刀芒又快又狠,根本來不及閃避。

    轟!

    一刀落,諸葛云被力劈兩半,鮮血沖天。

    “啊——!”

    諸葛云慘叫,身體想要重組。

    楊守安大吼一聲:“挫骨揚灰刀!斬斬斬!”

    這刀法,是楊守安在牢獄里領悟的殺人技!

    手里的繡春刀,一瞬間斬出十億次,刀芒驚天,粉碎了虛空,湮滅了一切。

    天帝城上,一些修煉刀道的人驚呼道:“好可怕的拔刀術!”

    “不,這是殺人術!他拔刀就是殺人!”一個半步先知境的刀道老者說道。

    眾人回頭一看,不由抱拳敬畏道:“原來是天刀聯盟的盟主刀無極前輩,晚輩有禮了!”

    刀無極點點頭,面色凝重,眸光一直盯著外面的虛空。

    轟轟轟!

    諸葛云的身體,被打為了齏粉。

    然而,他還未死,虛空有驚怒之意在翻滾,齏粉重組,想要復蘇。

    楊守安掌心一翻,一道被封印的黑血撒了出去。

    “轟隆隆”

    這是先知境大兇之物的血,此刻灑落,瞬間將諸葛云的身體融化,徹底磨滅。

    一個先知境的強者,在楊守安的手底下,就這樣被鎮殺了!

    天地間,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失聲了。

    天帝城的城墻上,一片吞咽吐沫的聲音,一些和楊守安同為半步先知境的強者,此刻也面色發白,袖子里的手在顫抖。

    天刀聯盟的刀無極,嘴唇干澀,半晌吐出一句話:“若此人愿意加入我天刀聯盟,我這盟主之位,也得退位讓賢啊!”

    白帝等人,更是驚得眼睛瞪圓。

    城墻一角,柳濤和柳六海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一抹驚訝之色。

    “我始終無法相信,當年興起收的一個義子,會有今天的成就!”柳濤感慨。

    柳六海微笑:“族長慧眼如炬,的確收了一個好義子啊!”

    這時候。

    城墻上,藏獒張浩眼珠子一轉,對四周的暗影衛們傳音了幾句,而后忽然一起放聲大吼:

    “忠肝義膽,英勇無雙!”

    “忠肝義膽,英勇無雙!”

    ……

    這口號,非常有深意,沒有喊無敵,也沒有喊法力無邊,因為無論是“無敵”還是“法力無邊”,那都是老祖宗的專屬詞。

    所以,聰明的張浩帶著一群暗影衛,喊出了忠肝義膽和英勇無雙,是故意喊給柳濤和柳六海等柳家高層聽的。

    果然。

    柳濤聽到了這幾聲口號,不由頷首,轉頭對柳六海微笑道:“楊守安,的確是忠肝義膽,英勇無雙啊!”

    柳六海附和道:“是啊,回頭,可以向老祖宗舉薦一下他,賜予他一門神通!”

    二人也是老油條了,說這段話的時候,都沒有刻意隱瞞,故意讓張浩聽到了。

    張浩也很精明,他早有準備,袖子里藏了錄音石,激動的將這段話錄了下來,打算到時候獻給自己的干爹楊守安。

    “看來,我這個副的鎮撫使,轉正有望了!”

    張浩興奮的磨牙。

    楊守安斬殺了諸葛云,刀尖還在滴血,身上煞氣更重了。

    虛空對面。

    一群來自永恒之鄉老怪物們,都震驚了。

    楊守安的殺人手段,太過狠辣熟練,他們都沒來得及支援,諸葛云就煙消云散了。

    一個半步先知境,就這樣死在了他們的面前。

    站在最前面的付老,眸光深邃而冰冷,直勾勾的盯著楊守安,身上的肅殺之氣一波接一波。

    豈料。

    他還沒開口,對面的楊守安已經長刀揚起,指向了他,冷聲道:“你,可敢與我一戰?!”

    付老眼皮一跳。

    但是,他人老成精,此刻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豈會被楊守安激將。

    然而,楊守安卻昂首大聲道:“老家伙,三刀,我可斬你!”

    這句話,太霸氣了,但落在付老等人耳中,卻是囂張的上天了。

    天帝城上。

    白骨老祖不由皺眉,看著楊守安的背影,他有些不舒服了。

    當年,付老和他一戰,不勝不敗,如果楊守安三刀可以殺了付老,那豈不是說,三刀也可以要了他的老命?!

    “這個楊守安,卻是有些狂妄了,他才證道半步先知多久,就妄想三招斬付老,這個付老,可是個狠茬子啊!”

    “楊守安,終究太年輕了些!栽幾個跟頭,就知道路有多長了!”

    白骨老祖語氣幽幽的說道,似生氣,又似嫉妒,還有一絲高高在上的訓斥。

    白帝看了他一眼,眸光一閃,告誡道:“白骨道友,你以后的日子,可要小心了!”

    白骨老祖一愣,不明所以。

    “我小心什么?!我對天帝可是尊敬的很呢!”

    青鸞老祖捅了捅他,下巴昂了昂四周那些暗影衛。

    白骨老祖凝目看去,不由一驚。

    視線中,那個剛才帶頭喊口號的暗影衛,正悄悄地把一個錄影石給收了起來。

    顯然,他剛才的話,都被錄了下來。

    “握草!!!”白骨老祖瞪眼,忍不住爆粗口。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