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紈绔天醫(晏子瑜林逸塵) > 第594章 情之花!生個二胎吧!3更
    睡夢中的晏瑜,忽自眉心處,流溢出淺淺的星光。

    把晏小寶驚到了,“啊!娘親、星星!”

    “君上這是……”少昊幾個都緊張起來,“不會是有什么問題吧?”

    剛趕到的二毛聽到這句話,他就不得不說,“幸好這話我們少主沒說,不然鐵定有事!”

    殷流風:“……”他感覺他的烏鴉嘴名聲,都是這個屬下造的!并且有理有據。

    而捉急的晏小寶,他已經在抓他爹,“爹!看!娘親,怎么了?”

    已經在感知媳婦兒狀態的容逸,他能感知到,媳婦兒狀態還行,只是疲憊了些,而她眉心這變化……

    不等容逸細想,晏小寶又驚叫道,“花花!”

    自晏瑜眉心溢出的星光,已聚成一朵狀似王冠的瀲紫色額心花?

    “爹!?”晏小寶就抓了抓小肥臉,表示看不懂了。

    人家大司命則微眨了眨眼,不知道為什么,他覺得這朵花跟他有關,主要是這顏色,“你們覺得不覺,這是本司命的力量?”

    說話間,人家大司命還以指尖,聚出了一縷瀲滟紫光,還真是和晏瑜眉心處聚出的額心花,顏色一模一樣的感覺!

    “所以這是怎么回事?”西王母只想知道結果。

    殷流風就說,“大約是代表著,姑奶奶成了大司命的女人吧。”

    這話人家大司命聽了很滿意,已經在不自覺的點頭。

    但是,二毛不服,“這也不對吧!怎么以前沒有,現在才有?”

    “我怎么知道。”殷流風甩鍋道,“這得問大司命。”

    長眉微凝的容大司命呢,他還真的在想這個問題,但他也想不明白,畢竟他最近也沒對媳婦兒做什么特殊的事。

    “那君上有沒有事?”西王母只想知道答案。

    而這個問題,人家大司命倒是很肯定,“無礙。”

    “那就行了,其他的君上醒了自然就知道,大玄鳥!趕緊走了,還干啥呢?不用干活是不是。”西王母拎起殷流風,就要去收拾亞特蘭的殘局。

    魅兒、雷神和應龍就很自然的去幫忙了,二毛本來不想去,但是殷流風已經把他逮走了,就連小黃雞和兩個廢神都不能幸免。

    這種時候急需勞動力,若非少昊傷勢太重,還沒恢復,殷流風根本不會讓他回去,必然一起逮走。

    而晏小寶呢,他就飛過去讓少昊抱了,倒是把少昊驚喜了一把,“小君不讓君后背了?”

    “寶、困。”揉了揉眼的晏小寶,他就表示他要睡覺覺了,他爹抱著他娘親,他不好睡,自然就來找少昊了。

    不過……

    “方才,我看小君身邊似有一只巨狼?”少昊尋思著,他應該沒眼花。

    晏小寶就摸了摸手背上的狼形印記,巨狼芬里立即閃了出來,“小主人。”

    少昊:“……”他真沒眼花!

    “就、是里里。”晏小寶就給少昊指了芬里。

    芬里也和少昊打了招呼,“你好。”

    “好,挺好。”少昊能感知得出,巨狼芬里的等級不低!戰力不在他之下,可能比西西都強,也不知道小君是去哪里契約的這只大家伙。

    而持續揉眼的晏小寶就打了個小哈欠,“坐里里,回。”

    少昊本來還想說不太好吧,但人家大司命已經先上去了,他就只能跟著了。

    而這個時候的晏瑜,她的眉心處仍在持續的散發著微光。

    一直到返回了九天,這光都沒散去。

    容逸便將少昊留給十二山神和天帝,講解亞特蘭的際遇。他則帶著媳婦兒、崽兒先回了無極天。

    ……

    而在基本恢復生機的無極天內,元始天尊正在陪晏青下棋。

    但說實話,晏青根本沒心思下棋,“你說小魚兒到底啥時候回來?我最近眼皮老跳,小魚兒真沒問題?”

    “按說……”剛開了口的元始天尊,他忽放下了棋子,笑道,“與其問我,晏伯父不如親口問問女君。”

    “問啥女君,我……”晏青原本還沒反應過來,畢竟他也剛醒沒多久,對于女兒成了傳奇創世女君的事實,還是有些適應不過來。

    但人家大司命一行出現得很快,晏青當時就看到了,從一頭巨狼身上落下來的!女兒一家子,他就覺得自己好像又在做夢了,半晌無聲。

    “君后。”元始天尊則已起身向某大司命見禮了,也都是被西王母帶歪了,全叫人家大司命做“君后”。

    不過人家容大司命也沒啥意見就是了,他還點了點頭,同時問候道,“岳父。”

    “女婿?”晏青還有點懵。

    “是我,我們回來了。”這話還在說著,人家大司命就將肩膀上的崽,順手“送給”了發懵中的岳父大人。

    晏青猛的被塞了一團粉嘟嘟,倒是本能接住了,然后他就本能的笑了,“好家伙!這是小寶呢?重了這么多!”

    小外孫在懷的晏青,當時就覺得真實了許多,但當他掂量完懷里的小家伙,再仔細看了看這小家伙時,他又有了些許不真實感,“長大了,不僅長回去了,還高了、胖了些,頭發也有了。”

    光看這小胖家伙,足以讓晏青相信,女兒、女婿最近應該沒受苦,不然哪里能把崽養得這么好?

    而被親姥爺掂量完一圈的某小,他就在努了努嘴嘴,“唔~”

    那可可愛愛的樣兒,把晏青萌的呀,已經將他小心抱好,“睡吧,睡吧,小豬豬。”

    有那么一個恍惚里,晏青就想到了年輕那會,他抱著小小小魚兒的一幕幕,不由眼眶微紅,“好,好~”

    小魚兒啊。

    晏青轉眸看向女婿懷里的寶貝女兒,再看看懷里的小肥崽子,那種感觸越發明顯,“長大了啊。”

    不僅長大了,還成了女君。

    那位傳奇的創世女君……

    晏青真是不敢想,怎么自己養大的小魚兒,就變成了自古有名的太蒼府元初女君了。

    但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真是他的小外孫、寶貝女兒,還有女婿。

    挺好的。

    晏青終于徹底找回了真實感,并問道,“小魚兒這是累著了?”

    “嗯,我帶小魚兒回去歇著,小寶就勞煩岳父大人帶一帶。”容逸應道。

    晏青又看了寶貝女兒好一會,才點了頭。

    人家大司命就愉快的甩了崽,帶著媳婦兒單獨睡覺覺去了。

    晏青瞅著走遠了的女婿,也是挺滿意,“最初的時候,我還挺不滿意這個女婿,覺得他就是靠外貌哄騙小姑娘的二流子,現在看來,還是挺好。”

    “君后確實不錯。”元始天尊這是真心實意的表態,他能感知得出,他們這位君后的實力,其實不在女君之下。

    但這位君后絲毫沒有任何所謂的“大男人傲氣”,不管旁人怎么看他,他始終都不在意,只以女君和小君為重。

    你當他虛有其表也好。

    你當他吃軟飯也罷。

    你當他有心機也成。

    ……

    不管你怎么看都行,他是真不在意!

    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女君和小君,以及和女君相關的人和事。

    讓元始天尊甚至覺得,他其實也并不是魔族魔帝。

    不過不管他是誰,他總會對女君很好。

    這讓元始天尊再次感慨,“真的挺好。”也很配女君,普天之下,大概沒有第二位男子,能像君后這么配女君了,無論從實力還是性格來講,都很配!

    “是不錯,我老晏就等著這倆再給我生個小外孫女,我就知足啦!”晏青也美滋滋的表示,他現在就只缺個小外孫女了!

    元始天尊就笑而不語了……

    而被岳父寄予厚望的某大司命,他這會卻只能純抱著媳婦兒睡覺覺,畢竟自己的媳婦兒都累成這樣了,他總不好鬧騰。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晏瑜的“夢里”,她已經清晰的!想起他們那一夜了,從她額心生出眉心花的那一刻,她就“夢到”了。

    所以此時此刻的晏瑜,她的臉有些紅,還是那種嬌里透媚的紅,誘得人家大司命已……

    “爹!”

    沒干成啥的容逸,他就被這一聲稚嫩的“爹”,叫得腦殼疼!這崽……

    不等容逸吐槽崽,他岳父就喊了,“女婿!你出來一下。”

    聽聲音還挺嚴肅!讓容逸不得不放下媳婦兒,準備出來。

    然而,人家晏女君卻不撒手不說,還在感知到他要離開時,把修長的軟腿兒也纏到他窄腰上來了,讓他根本撒不開!

    可人家晏小寶卻急了,已經自己推開門跑進來了,“爹!小、安娜!壞!”

    然后……

    還抱著媳婦兒的某大司命就看到,被睡眼朦朧的崽兒拎進來的!關在一只小金絲籠子里的小安娜,她正在渙散。

    與此同時——

    元始天尊已經算到!

    ------題外話------

    沒什么意外的話!明天先來個6更!6更!

    有月票的寶寶們,請速速先給我撒個血啊!燃我去戰斗!嗷嗷~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