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鳳花錦 > 第307章 秦淮河濁水藏輕舟
    大年初二,街上多了一些回娘家拜年的人,可時斷時續的鞭炮聲中,總有一些詭異,讓人覺得不安。

    王棟的狗就變得非常怪,一直焦躁的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哪怕是王棟走過去,它都要鼓著眼睛狂吠一陣。

    過兩天才是立春,除夕前還下了雪,現在只覺得更冷,王棟出門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不少貓跑到了街上。

    真是奇怪,貓這種燒掉毛都要抱火盆的動物,怎么也不怕冷到處亂跑?

    他今天晚上恐怕是要住在宮里了,棉袍里邊特意多穿了一件。走到宮門外,剛好遇到幾位接了內侍通知,到宮里等待朝見太子的官員。

    “王大人,新年好啊!您也是得了傳令過來的?還以為太子殿下不來了呢,想不到是路上耽擱了。”

    王棟含糊的打著哈哈,暗笑道:明天你就知道,來的不是太子,而是皇上!

    四品以上官員不少,大家還發現,連一些就不見面的老臣也出現在大殿上。還是年節,見了面互相問好,其樂也融融。

    等了半天也不見皇太子出來,內侍們搬著杌凳魚貫而入,秦公公笑著說:

    “大家稍安勿躁,太子體恤各位,特賜各位坐等。”

    張延遲疑了一下問道:“太子不是才過了東昌府嗎?怎么會那么快到應天?不會是傳錯了話吧?”

    “張大人放心,不會有錯。一會還會上茶,不會怠慢各位大人。”

    秦公公說完便退了下去,留下一頭霧水的大臣們面面相覷。當中的明白人做著和事佬,才三五成群的坐下來。

    漢王今日也收到了快信,說東昌府王府除夕晚上炮竹引起失火,太子和呼延大人趁亂逃走了。

    “一群蠢貨!關在地牢里的人也給他跑了!”

    漢王將信撕成四半扔進火盆里燒了,對他的護衛道:“我們今日便回樂安,走陸路。”

    朱瞻基還活著,他不能冒險出現在明天的還朝儀式上。

    他把劉永棠叫來,讓他給朱文至帶話,自己到北直隸配合他。

    朱文至此時已經出城去了孝陵。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漢王不在不要緊,他已經幫自己控制了皇城。四品以上的大臣也悉數鎖在皇城中。

    只等天亮他帶兵從孝陵出發。

    張樾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床在輕輕晃動。不,不是自己的床,因為他已經看見了粉紅的紗帳,和床邊的蘭溪姑娘。

    “是你?”

    張樾撐起半邊身子,只覺得右耳痛得厲害。

    “沒想到他們用的不是迷藥,是蛇毒。”

    蘭溪臉上陰晴不定,她不知道為什么聽說他們在易府圍堵張樾,自己會鬼使神差到易府外面等著,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救他。

    就像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活著一樣。

    “蛇毒?”張樾伸手想摸摸自己疼痛的耳垂,被蘭溪握住了手腕:

    “別動,之前擠毒血,有些壓傷,不過,你的耳朵總算保住了,不必割掉耳朵保命。”

    “割掉耳朵?那豈不是帽子上的掛繩沒法掛了?”

    張樾臉上有了笑容,他看著蘭溪說:“你救了我,就不怕朱文至殺了你?”

    蘭溪嘆了口氣說:“原來你真的知道小殿下。杜姐姐說你是來套我的話,我還不相信。”

    “他不過是個跳梁小丑,跟著他,又能有幾天氣數?朝廷有百萬大軍,遲早要過來將他剿滅。你們已經藏在秦淮河上二十年,到時候,你們又能藏到哪里?”

    張樾坐到床邊,蘭溪見他要低頭拿靴子,便蹲下來,幫他將靴子穿上。

    “你的父母?……”

    蘭溪搖搖頭說:“父親是逃走的路上染了瘧疾,母親帶著我沒法生存,只能跟著去了穹窿山。”

    “那呼延錦也是穹窿山的一員,對嗎?”

    張樾有些沒來由的心痛。

    “他……他一向與我們不同,他不認為這樣的復仇是對的,他說,內斗受苦的只會是百姓。”

    “我不信,朱文至會縱容他。”

    “也許,現在還要靠他父親,將來就……”蘭溪苦笑道:“我們這樣的人,能談什么將來?哪一個人做皇帝,只要能讓我們有條活路,就夠了。”

    “你都告訴了我,不怕我殺了你?”

    “你殺了我,也改變不了什么?小殿下已經帶大軍進城了。”

    蘭溪的臉上浮起一層笑意,她將小窗的簾子掀開,看著張樾道:

    “我不愿意看你死,不管是中毒身亡,還是闖到皇宮里送死,所以,給你解毒后,喂你吃了迷藥,你已經在秦淮河上昏睡兩天了。”

    張樾向外望去,才知道為什么窗晃得厲害,這是一條小船,停在度春山那些畫舫的對岸。

    他嘆了口氣,做回到床上,鎖著眉說到:“好吧,你給我說說,朱文至現在怎么樣了?難道應天府的城墻,沒能抵過他的攻擊?”

    “你知道那天晚上,是誰在易府布陣抓你?”

    “誰?”

    “京軍指揮使同知王棟。”

    “你是說,王棟也是朱文至的人?那京軍……”

    “所以是開了城門,將小殿下迎進皇宮的。皇宮里早已聚集了文武百官,他們都跪下迎接新皇回朝……”

    張樾昏睡著,蘭溪跟著杜姑娘到了宮外,親眼看見穿著龍袍的朱文至,走進了宮門。

    當時場面非常詭異,因為應天府發生了地動,全城房屋晃動,陳舊的房屋時有倒塌,沒過多久,又震了一次,不過沒那么劇烈。

    而朱文至大軍來的時候,地動完全平息了。

    有人在百姓中散布,說先帝得位不正,新帝剛剛改了年號,老天就降了懲罰。

    現在來的是建文帝的兒子,這是要撥亂反正了。

    “地動?”

    張樾想起前兩天,也有一次輕微晃動,不過只是一瞬,被大家忽略過去了。

    “其實從前年上穹窿山認親開始,他就開始策劃還朝,本來是南北同時進行,后來,順天府屢屢受挫,才退回應天府。”

    由于地動,秦淮河的水也變得渾濁,在隨波蕩漾的船上,蘭溪把他們聯合各方,最終將新皇送入金鑾殿的事,說了個大概。

    “今天所有的城門都關了,你也出不去。現在,我們都是一樣的,總是那么身不由己。”

    張樾搖搖頭說:

    “不,你說錯了,并不是每一個人都活得那么自私。我們不做點什么,等待我們的就是戰火。應天府只是一座孤城,朱文至手里這三萬兵馬,他守不住。”

    “可現在大家都相信,是天在助他。”

    張樾沉默了。

    也許,他應該去找到,這個說法的始作俑者:

    花有財。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