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老鄉請淡定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精神病的稻草 新車到了
    本來要走的趙起武又多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弄清楚了如何頂替一個合法身份。

    其實也簡單,就是趁著什么地震海嘯暴雨的時候,看有什么倒霉蛋掛掉之后,頂替他身份而已。

    這種頂替就是找交際圈少的人,偏僻地方的最好,大城市的也可以。反正用渡邊凌子的話來說,這一個冷漠的地方,誰也不會多關注誰。

    千島國的人沒有身份證,證明身份用的各種證件照,比如駕照和保險證以及住民票。

    駕照上有照片,保險證住民票上只有個人信息,沒照片。

    在還沒有完全個人信息化的時代,操作的余地很大——如果趙起武愿意,飛一圈找個合適的人選送去海里‘隱居’,自己立刻就能有身份。

    之所以多花半小時,是因為渡邊凌子說起話很啰嗦。

    趙起武發現了,這個女人有點可憐也有點可怕。

    她賢淑文靜的外表之下,隱藏的是一顆已經瘋狂的心!

    這是一個歇斯底里的,不在乎一切的人,談起任何災難都是幸災樂禍,但是她覺得自己是悲天憫人,她覺得那些因為災禍去世的人,再不用人間受罪,是一種幸福。

    她對自己生活的環境,生活的這個地方,充斥的只有恨。

    哪怕她明明有著很好的學歷和工作,以及不錯的收入和生活。她就是恨這一切,言語里都恨不得這個地方早些毀滅掉,讓一切都化為塵埃。

    她很想逃離一切,又沒有足夠勇氣。

    像一只被蛛網纏著的蟲子,奮力掙扎著,卻越掙扎陷得越深。

    趙起武覺得自己應該遠離這個女人,以后都不能找她練習什么口語了,因為鬼知道她下一步做出什么事兒來。

    但是她那種對這個地方的恨,又讓趙起武覺得,也許自己可以讓她給自己做些什么。

    比如說,幫自己倒賣工藝品。

    其實倒賣工藝品只是老趙計劃的第一步,他做事的計劃性一向比較……反正和其他大部分的十七歲的少年也都沒什么兩樣,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做著做著就會忘了初衷。

    就像倒賣工藝品,現在他就樂在其中,都忘了自己其實是打算先掙錢,然后把那些真的,被人搶走的東西,再弄回去的。

    還好他現在想起來了,眼前這個只有無盡怨恨的人,反正對這個地方只有冷漠,不正是上好的合作伙伴嘛!

    盡管她看起來好像也不怎么可靠,但是……自己藏錢的那破樓都快被鈔票壓塌了,就算現在搬回去再多錢,也沒用啊!

    這么一想,他倒是不著急走了。

    渡邊凌子是一直在說話的,說著說著發現趙起武沉默了,頓時有些誠惶誠恐:“先生,你是不是不愛聽這些?對不起,我不該說這么多的。”

    這種心理扭曲的人,真的很難捉摸。

    不知道她出于什么心理,總之就是覺得,趙起武就是她灰暗人生中的亮光,讓她想要緊緊抓住。

    大概絕望的人,總是會臆想,或者是奢望,自己也有好運氣的那天吧!

    反正趙起武這個就是花錢練口語的人,在她看來,和她身邊的所有的那些讓人惡心的人,是不同的。她很希望自己能維系這種關系,哪怕是僅僅在半夜三更,練習一下口語,聊聊天。

    為此她都已經放棄了剛開始就結束的站街生活,每天都老老實實的等待著深夜的電話,否則趙起武怎么會每次來,她都剛好有時間呢!

    趙起武已經想好了要試一下,所以也不隱瞞:“如果讓你辭去現在的工作,在這里開一個工藝品店,你能干得了嗎?”

    “工藝品?”渡邊凌子有些詫異,但是隨即想到這樣,也許就可以和他保持長久點的關系,點點頭。“可以的,如果你愿意讓我去做,那么我就去做。”

    趙起武給她解釋:“這么說吧,我這些東西都是工藝品,但是是當古董賣的,一般人也分不出來。我的計劃是先把這些假的賣出去,讓市場上的古董多起來,然后渾水摸魚,收購一些真的來。”

    “聽起來,好刺激哦!”渡邊凌子雙眼冒著小星星。“你好厲害呀,那些工藝品,別人都是當做真正的古董買走的嗎?”

    趙起武有些頭大,和一個精神病人談事兒,完全都談不到正題上啊!

    解釋道:“那都是小問題,古董這行當,大部分內行都是冒充的,也不算什么。”

    渡邊凌子繼續做崇拜狀:“那也很厲害了。這些工藝品,是你做出來的嗎?”

    “工藝品的來歷你就不用管了,總之我已經賣了好多次,沒人能發現。”趙起武覺得需要給自己的耐心加個起死回生,才能繼續談下來。

    “你要做的就是租個,或者買個店面。開個大點的店,我來給你提供產品,你負責銷售。這些東西就算有人發現是假的,你也可以說自己是受騙的,對你是沒有什么風險的。”

    “這里面是兩億五千萬,你可以拿著先去找合適的商鋪,不夠的話等我下次來再給你帶來些。找好商鋪就等著,我會在最近把商品給你帶來的。”

    渡邊凌子傻傻的看著趙起武給她看的那一沓沓的鈔票,臉上的表情從震驚恢復成崇拜:“你好厲害,放心吧,我會做好的。明天我就去辭職,然后辦好你要我做的事情。”

    但凡是正常點的人,恐怕都不會這么果斷要去辭職。不過倒是正好,這正是趙起武需要的,他還不知道,現在他就是面前這個精神病心里認定的,可以拯救自己出水火之中的稻草。

    這會兒趙起武也沒多想,點點頭:“那就行,放心吧,給我辦事,我不會不管你的。以后你只管做生意就可以,其他的先不用管,商鋪開起來之后,我再告訴進一步的計劃。”

    “好的。”渡邊凌子目不斜視的看著趙起武,看的老趙都有些不舒服起來。“這些錢,我需要給你寫個什么合同嗎?”

    “不用,你拿著辦事就可以。”趙起武一擺手,氣派的很。

    “好的。”

    “那就這樣吧!”趙起武準備趕緊走,這個女人的目光有點燙人。“等幾天我會再來的,你找好商鋪休息幾天,我看你以前工作也挺累的。”

    安慰了一句,他就站起身來走人。

    渡邊凌子也站了起來,邁著小碎步,亦步亦趨的跟著送他出來。

    然后又跪著幫他換鞋,開門送他離開。

    還打算用車送他的,不過趙起武不需要,拒絕了。

    ……

    走在街頭,轉了個彎,淡淡云霧涌起來,人就飛上了半空。

    望著下邊依然燈火通明的城市,趙起武也不知道自己扔下一大堆錢是對還是錯。

    走著說吧,反正這這筆錢,來的也容易。

    如果這個女人真的盡心盡力給自己辦事,大不了以后出問題,自己給她送到別的地方去生活,反正她也不喜歡這個破地方。

    回到家和金子元寶逗了一會兒,躺床上沒睡多久就又爬起來去上學。

    早上放學又和柳清影去學校外邊街頭吃早飯,這次嘗了一下牛雜湯。

    味道挺一般,里面牛雜也不多,大多是黃豆芽。不過不能要求太多,一塊錢一碗,你還想讓人家給你裝一頭牛進去嗎?

    再說放點紅彤彤的辣椒油也能吃,買幾個白饅頭——反正是不用自己做飯了。

    上午第二節課的時候,趙起武就接到了送車司機的電話。

    于是又灰溜溜的跑出去接。

    給人指了指路,到中午就見到了自己的新車。

    司機到了這里沒再打電話,就停在街西頭的路口等著他。

    這么一輛嶄新的掛著京牌的依維柯,在這小破鎮就是罕見的,還有不少人圍著看呢!

    趙起武和柳清影過來找到司機,拉著司機在旁邊的燒雞店吃了一頓飯。

    然后柳清影去上課,趙起武讓司機教一下依維柯的操作,順帶把司機送到了縣城去坐車回京。

    等人一走,他就原形畢露,自己開著車美滋滋的,得意的很。

    十七座的依維柯,車價二十萬零四千,其他雜七雜八的手續費還有些,不過他也不在意這些,反正遲早能把車錢掙回來。

    ……

    開著車轉悠一圈,就到了農機公司。

    除了來有點正事兒,也有點少年人想顯擺的心思,讓人看看自己的車。

    李子樹一看就樂了:“人家買座駕都是什么能顯擺買什么,你倒好,買一輛這個自己開,你是想拉多少人啊?”

    趙起武解釋:“我還拉貨呢,等下我就把車座給卸下來,前面留個三四個就夠用。再說這個跑的快,方便。”

    小慧笑嘻嘻的:“它再快,能有小車快嗎?”

    趙起武心說再快也沒我飛的快,不過就不反駁了,人家小慧才給他幫了個大忙的呢,這次來他也有還錢的目的。

    李子樹一招手,指揮幾個正閑著沒事干的人:“那正好,讓他們先幫你拆座椅吧!你看著留幾個給他們說一下。”

    人家這干活的都是專業的,沒一會兒就把座椅給放倒了。

    李子樹一看,車里還缺點啥。

    想了想:“走去旁邊店里,我記得他們賣的有膠墊子。你拉貨的時候把那個鋪車底,需要裝上座椅的時候揭起來,也方便。”

    于是又買了墊子鋪好。

    重新把拆掉的座椅扔上去,趙起武鎖好后車門,看了看正笑吟吟的小慧,一擺手:“來小慧姐,我先帶你兜一圈風去。”

    瞬間從趙起武化身成小武子,殷勤的把人給攙扶上去,把小慧逗的笑的合不攏嘴。

    李子樹交待他:“開慢點,這車大,小心點。”

    大嗎?一點都不大,六米多長兩米寬的車身,還沒他那帶棚拖拉機大呢!

    縣城也不大,兜了一小圈他就開了回來,還得回去上學呢!

    反正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剛才攙扶小慧的時候,他已經悄悄來了個小治療,就當是給她保胎了。

    小慧下車還夸獎他:“還行,開的挺穩,是個好司機。等[筆趣閣 www.biqugeso.info]什么時候有空了,開著你這車出去玩去。”

    “行啊!”趙起武答應著。“我趕緊回去上學了,哈哈,有車了,以后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了。”

    “趕緊上學吧,學習要緊。”小慧催著他趕緊走。

    “好勒!”

    ……

    回到三河鎮的時候,把車停在培訓班樓下,去和老仝說一聲昨天貨就上路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到。

    必須提前說,不然沒法解釋到的那么快。

    老仝先是有些小激動,看著門口的車又有些羨慕:“這是你買的新車嗎?上午我還在想呢,也沒聽說街上誰買新車,原來是你的。”

    趙起武很裝比的表示:“就是圖個方便,咱們這邊坐車來回跑太慢,自己有個車能節省點時間。再說這還能拉貨呢!那邊送貨的車都是過路車,不定什么時候到,到時候我去接貨也方便。”

    “嗯嗯,是方便。”老仝點著頭。“這個得二十多萬吧?還掛京城的車牌,厲害啊!”

    趙起武對自己掛京牌也挺滿意的,這樣不管開到哪兒,別人都摸不清自己到底是哪兒的。

    等著回頭去拉貨的時候,也能讓人少點猜疑。

    不過他還是謙虛:“厲害啥,過路還不是得交過路費,就剛才跑一趟縣城,來回交了兩次過路費。車大要的還比別人的小車多五塊錢呢!”

    老仝哈哈大笑:“你要想不交過路費,那得掛白牌。”

    白牌就沒那個必要了,現在路上跑的白牌車也不少,有的都是假的,反正掛上了就沒人管,什么人都敢掛。

    正說著膨大素就跑來了,這廝算著培訓班要下課才上學去,順便能接人。

    不過這會兒就只關心外邊的車:“老趙,這車是你的?你夠了啊,買車了也不說一聲,我吃飯的時候才聽人說的。”

    “誰讓你放學不等我的。”趙起武也有理的很。

    “為啥不等你你自己不清楚?”膨大素不忿的很。

    他又不能天天帶單姍吃飯,跟這倆人一起,那就是妥妥的電燈泡,傻子才和他們倆一起。

    兩人爭論了幾句,柳清影和單姍就下來了。

    趙起武一擺手:“走,今天開車送你們學校。”

    柳清影瞪他一眼:“車趕緊開回去放著,我們走路上學去,你快點,別遲到了。”

    站這里就能看見學校,也就是一百多米的距離,開個車不夠費事兒的。

    膨大素起勁兒的很:“上車上車,少走一步是一步,老趙買新車了,咱們要不坐,他咋顯擺呢!”

    趙起武給他豎了個大拇指,幾個人頓時就笑了起來。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