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家有旺夫娘子 > 第0242章 不知情,說親的上門(一更)
    看鐘氏現在的情況,養著春寶很難的吧?

    養一個兒子,要給兒子蓋房子,供他讀書,將來還得幫著娶媳婦。

    鐘氏也許是不愿意的吧?

    默認著春寶跟他親爹走?

    但是,春寶親爹已經娶了妻,后娘怎會對繼子好?

    那后娘又年輕,還吼過春寶……

    陳來慶七想八想著,不知不覺間,走到了去響水村的路上。

    想著,他有好幾天沒有回家看老娘了,陳來慶在村口的雜貨鋪里買了兩斤紅糖,又買了些干果點心。

    “分兩份包著。”陳來慶叮囑著掌柜,“兩份包得一樣多。”

    “來慶啊,你家又沒有分家,怎的還分兩份啊?”掌柜笑著道。

    “還是分開裝好,他們要一起用,。”陳來慶道。

    一份是給他老娘的,一份是給大嫂的。

    只裝一份的話,給誰都不好。

    掌柜的笑著,分開裝了,包在紙包了,又將麻繩捆了。

    陳來慶給了錢,拎著往家走去。

    雜貨鋪里,還有兩個買東西的人。

    等陳來慶走遠,一個買東西的中年婦人說道,“這來慶啊,是個會辦事的人呢,看看,他買東西一人向都是買兩份。

    一份給自己娘,一份給嫂子。雖說吧,他嫂子和娘沒有分家,但必竟啊,是兩個人不是?

    要是買一份,給了老娘,嫂嫂怎么想?她養著婆婆,小叔子回家都不表示下的?

    只給嫂嫂,老娘又會想,兒子白生了啊,做了上門女婿不認娘了。未免會心寒啦。買兩份,各自歡喜呢。”

    “是啊是啊,這樣辦事,家里沒吵嘴的。”另一個老婦也點頭說道。

    掌柜的搖搖頭,“陳家兄弟都會辦事呢,陳來慶也能干,只可惜,老實著做了上門女婿。”

    “他不是休了駱家女人嘛,早都離開駱家單獨過日子去了。”那老婦說道。

    “可是啊,看看他年紀,都四十歲了呢,房子沒有,田沒有,哪里有女人肯嫁他哦,一輩子啊,就這樣了。好在他侄子多,不愁將來沒人摔孝盆。”掌柜的又說道。

    幾個人唏噓感嘆著,被路過的向大娘子聽見了。

    她剛從陳來慶家出來,和陳來慶的老娘大嫂說了半天話了呢。

    那家人客客氣氣著,雖然窮點,但家里家外清清爽爽的。

    向大娘子對陳家人的印象極好。

    向大娘子氣著駱家人,曾發過誓,一定要給陳來慶做個媒,氣死駱老太。

    她聽著雜貨鋪里幾個人的說話,有點不高興了,走來大聲說道,“瞎說什么呢?明明有人看上了陳來慶,媒婆都上門了呢。”

    “啊?誰家的女人啊?是老姑娘,還是寡婦還是被休的女人啊?”雜貨鋪永遠是八卦多的地方,雜貨鋪掌柜要是不八卦,還拉不來生意呢。

    “我干嘛告訴你們?哼。”向大娘子扭身走了。

    “吹吧,一窮三白的男人,還是個老男人,哪個女人肯看上他?大姑娘腦袋熱看上個小伙子,是常有的事情,老女人可不會腦袋熱,人家精明著呢。”雜貨鋪掌柜搖搖頭。

    向大娘往后看一眼,哼了一聲,走了。

    這些人,等著瞧吧,到時可別驚掉了眼珠子。

    ……

    陳來慶回了家。

    回的是后屋家里,前屋是他大哥大嫂一家子住著。

    一進后屋門,就見他大嫂和老娘正在說話呢,像是說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臉嚴肅的樣子。

    “娘,大嫂,說什么呢?”他笑著將兩提禮物,放在桌上,“這是給大嫂的,這是給娘的。”

    每回回家,他都是買同樣的兩份。

    他大嫂笑著道,“買一份就夠了,何必分開著?”

    “要的要的,大嫂在家操持家務,辛苦著呢,哪能少大嫂的那一份?”陳來慶笑著道。

    “你呀你,真是的。”陳大娘子笑了笑。

    陳來慶人雖然老實,但辦事說話十分的懂事,陳家大娘子對小叔子沒有意見。

    “你回來得正好,有事跟你商議呢,來來來,到這里坐著吧。”陳老太笑呵呵朝小兒子招手。

    “什么事啊,娘?”陳來慶走得口渴了,自己倒了碗涼茶喝著。

    喝完,他搬了張椅子坐到陳老太和陳大娘子的對面。

    “事情呢,是這樣的,剛才有人上門說親,我和你大嫂想問下你的意思。”陳老太道,“說媒的是駱誠家的鄰居向家大娘子。聽說,她在金山村的人緣極好,沒什么人說她閑話,是個辦事可靠的人,說的媒定是不錯的。”

    說媒?

    陳來慶呆了一瞬,“我沒想過再娶妻呢?”

    他的房子,也就三間破磚房,還得跟老娘合住。

    手頭上的錢,不過幾百文錢,年紀又大了,娶什么媳婦呀?

    一個人過得了。

    陳家大娘子笑了笑,“來慶啊,那女人的條件不錯呢。男人前年死了,生了三個閨女,她年紀只有三十三歲,還能生養呢。她手里有五畝田一個水塘,四間大磚房,還有架驢車。”

    陳老太見陳來慶皺著眉頭,又說道,“你別擔心,不是叫你做上門女婿,那女人說,愿意到咱家來,也愿意再生個孩子。她唯一的想法是,得當她三個閨女是親生的。

    咱們家不是那等小氣之家,只要是喊我一聲奶奶的,喊你大哥大嫂一聲大伯大伯娘的,都是咱們家的孩子。我會當親生的。”

    “對了,來慶啊,那女人的前夫也是姓陳,所以啊,她聽說給她找的男人是姓陳的,她二話不說就同意了,如今啊,就看你的意思了。”陳大娘子笑著道。

    條件是很好,只是……

    陳來慶并不心動,許是前一場婚姻并沒有讓他感到成親的快樂,他并不期待再婚能有幸福。

    “我……我手頭上的事情多著呢,這一二年不想成親。”陳來慶站起身來,“酒館里還忙著呢,我是抽空回家的,駱誠和嬌娘今天去雙河村辦事去了,酒館里沒人看著呢,我得回了。”

    他說完,就走了。

    “哎,來慶啊,來慶?”陳老太趕緊站起身來,追了出去。

    陳來慶的腿全好了,走得腳步如飛,已經走遠了。

    他在前方路口拐了個彎,人就不見了。

    “這死孩子——”陳老太搖搖頭,“怎么變得倔強了?”

    陳大娘子笑了笑,“可能一時沒有回過神吧,必竟啊,他以前娶的媳婦,叫他傷過了神。”

    “哼,怪就怪駱家人,太不把人當人看了,來慶當年那么好的后生,成親二十年,人變得話少了不少。”陳老太搖搖頭,嘆了一聲。

    陳大娘了也不知說什么才好,“那,咱們怎么回向大娘子?”

    “來慶說一二年都不想成親,人家寡婦都三十三歲了,還能等他?就跟向大娘子說聲對不住吧,叫人寡婦再嫁別人好了。”陳老太氣得哼哼兩聲,說道。

    “好呢,我這就去找向大娘子。”陳大娘子道。

    ……

    陳來慶離開自己村里,并沒有立刻回酒館,而是馬上去了駱福財所住的那個村。

    他一直藏在暗處,等春寶一個人跑出來玩時,他悄悄拉著春寶,又要帶春寶走。

    春寶卻說什么也不肯走。

    “你后娘又沒有打你?”陳來慶不放心的問。

    “沒有啊。”春寶道,除是老是罵他以外。

    春寶不肯跟也走,陳來慶也不能強行帶他走,只好說道,“那就好,萬一她打你,你就到酒館去。”

    春寶點頭,“曉得了。”

    陳來慶摸摸他的頭,離開了。

    走了會兒,又走到暗處悄悄觀察著那里。

    發現那胖女人也確實沒有打春寶,只是呵斥幾下。

    他搖搖頭,離開了,回酒館去了。

    后娘待繼子,也只能這樣了。

    ……

    李嬌娘和駱誠,在卯時前,趕到了何家。

    何家人十分看中這場宴席,還不到卯時,宅子里已是燈火通明,所有仆人都已忙碌起來了。

    有搬桌子椅子往涼亭去的,有搬著盆栽花卉在園子里行著形狀的。

    還有的抬著香爐,搬進了各屋子里。

    不時的聽到有管事娘子在指揮著仆人。

    估摸著,有三十個仆人在忙活著了。

    這么緊張的忙碌著,請的人,想必品階不低。

    李嬌娘將心中的想法,說給了駱誠聽。

    “聽說來了三個貴人,這三個貴人,想必來頭不小。”李嬌娘道。

    “管他是誰呢,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了,橫豎我們不和他們見面。”駱誠安慰著她。

    李嬌娘笑著道,“我膽子大著呢,我才不怕,我只是好奇,來的是誰。”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