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錦鄉里 > 第066章 鋪子還是得搞起來
    杜玉音得了宋湘在人前的夸贊,的確是把她要挾自己這事給壓下了。

    但沒想到胡瀟他們移步都察院后胡夫人會追問這件事!

    為防胡夫人生疑,她只得先把鍋甩到宋湘身上,反正此后也不會再見面了,也死無對證。

    卻沒料先前她給胡儼送花的時候剛好就又聽到他們說到這茬兒!

    她在胡家住了三年,一向知道要想在胡家站的穩當,就得順著舅母的意思。舅母因為沒生女兒,也把她當女兒看待。所以她那樣精明的人,如今也沒看出來自己對胡儼懷有心思。

    今日在山上,她也不過是趁著胡儼小憩時偷偷進去,想取他一點貼身之物而已,誰知小睡中的他被驚醒,她嚇得慌不擇路,就遇上了宋湘!

    舅母回頭定然還會跟二表哥細問,——二表哥這邊她倒不怕什么,他左右是沒看到她的,要是看到了,方才便一定會表露出來。

    關鍵是宋湘!

    當然她絕對不會相信宋湘能看破自己對胡儼的心思,她一定只是使詐。可是也禁不住宋湘把她慌慌張張在山道上奔跑的一幕剛好撞進了眼里!

    尤其聽她言語里好像也看到了點什么似的,這要是回頭舅母找上她……不,不會的!她不過是個偶然出現的外人,而且也沒住在城里,舅母堂堂左都御史夫人,怎么可能會屈尊去找她呢?

    杜玉音心里七上八下,這一日終不能安穩,總覺得還是得想辦法敲打宋湘一番才是正經!畢竟她是有經驗的了。

    宋湘回到村里時已經快天黑,天邊火燒云映得田野五彩斑斕。

    宋家屋頂上也冒出了炊煙,飯香彌漫了整個院子,鄭容跟游氏正在為炒雞蛋里放香椿還是放韭菜而吵得熱鬧,宋濂抱著梨花的脖子坐在旁側玩九連環,間或幫一兩下腔。

    宋渝在認命地洗菜,宋澄坐在院子里劈柴,宋珉幾次試圖進屋勸架,都被給鄭容吼了回來。

    “我回來了!”宋湘進了門,反手把院門關上。

    宋澄先站起來喚了聲“大姐”,宋濂聽到聲音立刻飛奔過來,梨花嗚嗚地跟前跟后。

    “姐你怎么才回來?”

    宋濂抱開梨花搶到它前面。

    “因為辦事去了呀。”宋湘拿出麻糖來分給他和宋澄,宋澄接了,道了謝。

    宋湘又摸了摸梨花的頭,捋著袖子先把手洗了,然后走進廚房。

    看了那兩妯娌一眼,她接過鄭容手里的香椿就開始切。

    游氏沖過來:“今早上才吃過香椿,晚上又吃!”

    宋湘望著她:“二嬸要按自己的想法吃,倒可以另起爐灶。屋后有磚,明兒就讓二叔把灶壘起來,往后你愛吃什么誰都管不著你不是么?”

    這娘倆廚藝都不錯,游氏蹭了幾日嘴早養刁了,再說分灶開伙那就得她一個人侍候一家子人,哪里有一塊兒吃著輕松?哪怕是要幫忙,那也比自己開伙強!

    可眼下被宋湘懟了個只有進氣沒有出氣,她也想要發作。

    宋珉見狀趕緊把她轟走了:“還不去擺桌子!”

    宋湘望著他,也悠悠道:“二叔也別光對著女人撒氣,二嬸起碼還動手做事,二叔倒是干什么了?”

    宋珉噎住,同時接收到鄭容的瞪眼,立刻也灰溜溜地去擺桌了。

    游氏本來挺氣的,一看這樣,當下氣也不見了,老老實實去拿了幾顆雞蛋來。

    鄭容冷哼著看他們走了,接過宋湘手里的菜刀:“怎么才回來?不是說昨日回來么?”

    宋湘道:“夜里再看您說。”

    夜里洗漱完回房,宋濂就賴在宋湘外屋的涼簟上睡著了。

    宋湘給他蓋被子,被他睡顏勾住,忍不住在床沿坐下來。

    潭州鄉下有個風俗,若是有奶娃的年輕婦人過世,入棺時懷里得塞個草扎的小娃,以慰亡者思兒之情的意思。可見過來人都知道離開了孩子的母親不論生死,該有多難過。

    宋濂不過比澈兒大三歲,再過三年,那孩子多半也跟他舅舅一樣古靈精怪了。

    雖是與陸瞻分道揚鑣,作為父親,他大包大攬把仇報了也是理所應當,可是孩子從她肚子里生下來,又是她一手帶大的,道理分割得清,這責任和情義又要怎么割?

    七年……她從懷著胎到他們會叫“母親”,會抱著她在臉上親吻,會說“父親壞壞,不幫母親做飯洗衣”……這點點滴滴,又怎能因為跟他們的爹不對付,就連他們也徹底撂下了……

    “湘兒!”

    鄭容掌著燈走進來,把沉浸在情緒里的宋湘招了回來:“好了好了,快說說進京的事!是不是遇到意中人了?”

    宋湘深吸一口氣,收斂心思,然后輕睨她一眼,起身坐到她身旁:“是幫李家告狀去了。”

    說著,她便把來龍去脈都說了出來。

    “上次你還說不打算理會呢,這就順道給擺平了?太淘氣了,總是這樣忽悠娘!”鄭容嗔怪著,臉上卻一點責怪的意思都沒有。

    宋湘笑了一下。

    “我女兒心地善良,我從來不懷疑。”鄭容輕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可惜還沒有遇到意中人,要是來日也有人像娘這樣對你深信不疑就好了。”

    宋湘掠了下鬢發,起身給她倒水:“急什么?會有的。女兒相信只要誠心待人,必然會有人誠心待我。”

    “這話對頭!”鄭容笑著拍起她手背。

    閑嘮了會兒,接下來宋珉的事宋湘也說了,被陸瞻撞見夜探何家,然后又被他尋上門打聽宋珉,這也沒有什么好遮掩的。

    鄭容少不了又表示女兒能干,同時又贊了句“這晉王府的小世子倒是知道些好歹”。

    然后又交換了這兩日如何使喚著游氏干活、家里白添了幾個“伙計”的家常,生生把宋湘的情緒給調了起來。

    由于李家那邊不確定還轉不轉鋪子,這事就暫時不提。但鄭容說到開鋪子,卻是全力支持,因為這樣她就可以順便請從前熟識的官眷給宋湘物色夫婿……

    宋湘思考了幾日,也覺得這事兒還是得搞起來。

    卻不是為議婚考慮,而是思前想后,她覺得還是應該親手為孩子們做點什么。

    就算他們僥幸活著,也永遠失去了父母,這本不是他們在該受父母悉心保護的年紀所必須承受的。

    不出意外,將來她也會還成親生子,到那時面對新的孩子,她會心安嗎?不會覺得對澈兒他們不住嗎?

    ……反過來想想,哪怕陸瞻沒有重生,這個線索她知道了不也還是要往下走的,不是么?

    而她只有進得京城,離那個圈子更近一點,才更有可能接近真相。

Ku娱乐 线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