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折錦妝 > 第四十二章 交好
    熹嬪前日來了陳皇后的寢宮,也不知這事怎么傳入陛下耳中,后陛下下令,因著熹嬪懷著身孕,便免了她每日的晨昏定省。

    宮人來傳陛下口諭的時候,陳皇后含笑著應下了。

    吳賢妃、王麗妃稱贊陛下和皇后賢明,倒是楊德妃在心底狠狠的罵著熹嬪,這個小賤人,慧心的事還沒完,攀蔑起她的兒子來,早晚她要熹嬪嘗嘗厲害。

    韓錦繡捏著手中的絲帕,淡笑不語,美其名說陛下關心她,倒不如說陛下要囚禁她,不讓她出來禍害他人。咱們的這位陛下可不是好胡鬧,要不是因著熹嬪腹中這塊肉,就單憑慧心攀蔑二皇子,就足以牽連熹嬪,讓她遭難,可惜了。

    離開陳皇后的寢宮,韓錦繡沒有直接回宮,而是隨著徐惠妃、二公主去了徐惠妃的宮中小坐,雖說不能回宮給太子做衣裳,但是能跟徐惠妃、二公主交好,她很樂意。

    王麗妃將手中的白玉瓷器擲在地上,剛回宮坐下,就聽說太子妃去了徐惠妃的宮中,她還納悶,太子妃怎么好端端的每日去給陳皇后請安。陳皇后以她照顧太子為由免去了她的晨昏定省,她這三日倒是日日去,今日算是明白了。她想著讓陳皇后開口讓她出宮,如此便讓她如愿,能明日在鎮北王府見湛王。

    只不過王麗妃不明白,太子妃怎么就能料定陳皇后會開口,還有她跟徐惠妃交好,莫不是為了太子鋪路,一想到這些事,王麗妃就坐不住,吩咐宮人:“去給禮部給湛王送口信,讓他陪本宮一起用午膳。”

    “是,奴才遵命。”宮人忙不迭的作揖應道。

    徐惠妃出自成國公府,乃是京城的大家閨秀,她的寢宮一讓人進入,便覺得心曠神怡,心情大好。她教出來的二公主雖然沉默寡言,但是琴棋書畫卻是樣樣精通。

    很快陛下身邊來人,將徐惠妃請過去陪陛下用午膳,徐惠妃離開,宮中便剩下韓錦繡和二公主。

    二公主猛地湊過來,眨巴大眼睛,道:“皇嫂,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她眼底的好奇讓韓錦繡拒絕不了,于是道:“可以。”

    “皇嫂,你怎么有這么大的轉變?我說這話,皇嫂可別不高興啊!”二公主雙手托腮,扭著笑臉,生怕惹著韓錦繡不高興。

    韓錦繡輕笑了一聲,道:“不用緊張,其實也沒什么,只是覺著既然我能嫁給殿下,那就應該夫妻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從前是我糊涂了。”面對二公主的善意,她脫口而出。

    夫妻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二公主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嗯,皇嫂,你說的真好。皇嫂,你不知道,那日在母后壽宴上,你挺身護著大皇兄,我恨不得站起來給你鼓掌。還有,還有,你居然能發現紫翠是被人勒死,而不是自盡。皇嫂,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你真厲害。后來在成國公府的賞花宴上,你能說明那么名貴的牡丹花,我們都小瞧你了。”

    在二公主心底,韓錦繡是她仰慕的人,早就求著徐惠妃,找個機會讓她能跟韓錦繡單獨說說話,今日總算能得償所愿。

    韓錦繡笑了笑,她這算是收獲了一個小迷妹么!

    從徐惠妃口中得知太子妃這幾日給陳皇后晨昏定省,此刻還在徐惠妃寢宮跟二公主說話,陛下眼底劃過一絲詫異,隨后夾起一塊鹵肉放在徐惠妃碗里,柔聲道:“來,嘗嘗。”

    “多謝陛下。”徐惠妃媚笑道。

    忽的,陛下道:“愛妃倒是跟如今的太子妃投緣。”

    心下一顫,徐惠妃溫聲道:“陛下,那是臣妾和元碟的福氣,您可不知道,這丫頭近來一直纏著臣妾,讓臣妾找個機會,邀請太子妃到宮中,她好跟太子妃說說話,這下好了,她能如愿以償了。”

    撫摸著下巴,陛下眨眨眼:“這么說來,元碟可得感謝朕了?”要不是他命人將徐惠妃請來,二公主哪里能跟太子妃單獨聊天。

    聞言,徐惠妃媚眼如絲,嬌嗔道:“是,是,是,陛下說的沒錯,臣妾以葡萄酒代替元碟敬陛下一杯。”說話間高舉起琉璃盞,里面裝著晶瑩剔透的葡萄美酒。

    陛下來了興致,兩人又閑聊起來。

    韓錦繡臨走時,徐惠妃已然回宮了,她看著依依不舍的二公主,輕聲道:“元碟,時辰不早了,該讓太子妃回宮歇著了,不許無禮。”

    話音落下沒多久,二公主就依依不舍的松開拉扯韓錦繡衣袖的玉手,噘嘴道:“那好吧,皇嫂,你可不要忘記了,要記得來找我玩。”

    韓錦繡頷首:“嗯,皇嫂記下了。”

    永和郡主見到三公主來了,急忙將手中的書信塞進枕頭下面,可還是被眼尖的三公主看到了,她飛快的跑到永和郡主身邊,一把奪過枕頭,拿出枕頭下面的書信。永和郡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三公主拿著書信看起來,滿臉的羞澀。

    半晌,三公主看完書信,才將它遞給永和郡主,調侃道:“永和,真沒想到你和三皇兄這般好。”

    永和郡主臉上飄著朵朵紅云,飛快的將書信塞進衣袖里,噌道:“元樂,不許胡說。”

    “我哪里胡說,你別以為書信上沒署名,我就看不出來,除了三皇兄給你寫的信,能讓你這般寶貝著,還能有誰?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這有什么的,你和三皇兄感情好,那日后可就是要做我三皇嫂的人了。三皇嫂,請受妹妹一拜。”三公主有模有樣的開始對著永和郡主作揖。

    永和郡主看著嘴角帶著壞笑的三公主,伸手捏著額她的胳膊,道:“元樂,不許胡說,這事八字還沒一撇,不許再提了。”她和三皇子的事眼下還不能公開,等殿試后,陛下才會替幾位皇子選妃。母親說她還年幼,親事暫且不著急,讓她如何跟母親開口。

    這么多年,父親早逝,是母親晉陽長公主將她撫養長大,她不能違背母親的話,可心底喜歡著三皇子,由不得她做主。

Ku娱乐 线路三